您现在的位置:猫咪段子成人APP > 学生风采 > 社会实践 > 正文内容

从全球治理的层面认识和加强南南合作——展望第三届南方首脑会议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4-01 浏览次数:

  
 

   来源:UNCTADStat经济实力的增强促进了南南合作的务实发展,以南南贸易为例,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1970年南南出口和南北出口相比,前者大约为后者的40%,到2018年则已超过71%,发展中国家市场无疑正变得愈加重要。

  
 

   不仅如此,南方国家参与国际事务的信心和塑造政策议程的能力也随之不断增强。 通过联合国、二十国集团等全球治理平台,发展中国家越来越多地从自身角度出发就国际经济和发展政策协调合作提出立场主张。 同时,发展中国家也开始逐步建立各类“南方国际机制”,这既包括金砖国家机制这样的非正式对话平台,也包括如新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南方国家倡议发起的正式国际组织。 这些机制都有助于重塑全球治理体系,使其更具包容性,并更多地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与关切。

  
 

   但南南合作目前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当前突出的有如下三点:首先,南南合作缺少有效的顶层政策协调机制。 由于南南合作在实务层面发展迅速,近年来几乎所有经济和发展方面的国际组织和论坛都在讨论南南合作,但呈现出高度“碎片化”特点,南方国家迄今尚未能就南南合作形成一个较完善的顶层政策协调机制。 南方首脑会议从形式上具备这个功能,但由于会议本身的机制化不足,尚未产生被普遍接受的权威性。 比如,2019年的BAPA+40的谈判成果,并未接受此前南方首脑会议的立场和主张,而仅仅表示“注意到”(takenote)。

  
 

   这就产生一个矛盾的情形:即一方面原则上承认“南南合作及其议程应当由南方国家确定”,另一方面南方国家在全球层面却缺少“制定议程”的权威机制。 其次,政策讨论方向和实际发展状况“错配”。 近年来,南南贸易、投资、金融、官方援助等各方面经济和技术合作均迅速扩大,但关于南南合作的政策讨论越来越多向技术合作议题倾斜。 南南合作逐渐窄化为和“官方发展援助”(ODA)相提并论的一个概念,即ODA主要是北方国家对南方国家的官方援助,而南南合作是南方国家间的官方援助,似乎差异主要在于来源不同。

  
 

   如果将南南合作的政策讨论仅仅聚焦在官方援助方面,那么南方国家间蓬勃发展的经济合作成果和意义则被忽视了,这就造成了南南合作的政策讨论和其实际发展的“错配”,淡化了南南合作对全球治理的贡献、影响和重塑,从长期看对南南合作的发展以及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治理都是不利的。

  
 

   再次,发展中国家在统计衡量等议题讨论中处于相对被动的地位。

  
 

   随着南南合作持续扩大,系统重要性不断上升,对南南合作实际规模的统计衡量逐渐成为国际学术研究和政策讨论的一个焦点问题。

  
 

   近年来发达国家对此问题较为积极,特别是针对南南合作中的官方援助部分不断强调设立指标、改善报告与统计、提高透明度等问题,并在部分国家开展了试点工作。

  
 

   而发展中国家目前对此立场并不一致,尚未提出明确、可操作的建议主张。 如果这一情形持续,发展中国家在统计衡量问题上未来存在被动接受发达国家方案的可能,其在南南合作整体政策议程设置中发挥主导作用的努力也会受到影响。

  
 

   目前,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推动南南合作的发展,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三、对坎帕拉大会的建议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南南合作的重要支柱。 例如,“一带一路”倡议就包括了大量南南合作的内容。 相应的,推动南南合作也符合中国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的发展战略和引领全球经济治理变革的外交政策主张。

  
 

   因此,中方应当积极参与卡帕拉大会的筹备并在其中发挥领导力,推动大会取得务实、可行和有远见的成果。

  
 

   具体来说,可以考虑如下建议:(一)进一步审视南南合作的定义、范围和原则。

  
 

   坎帕拉大会应当在南方国家间凝聚共识,促成从南方国家角度,在改善全球治理的层面上来全面认识南南合作,避免合作概念被“窄化”。

  
 

   大会可以探讨提出南南合作的定义以及相关的范围、原则、与全球治理的关系等问题,从而为将来其他各种国际场合讨论南南合作奠定基调。

  
 

   (二)倡议协调机制。

  
 

   在对南南合作定义取得共识的基础上,大会应当考虑为南南合作在全球层面的政策协调、议程设置和行动实施设计一套机制,并探索其定位,使其能够有机融入当前的全球治理体系并对其改善做出贡献。

  
 

   目前或可考虑将南方首脑会议机制化,并下设讨论具体领域的部长级机制,从而实现政治方向设定和具体议题讨论的有机结合。 (三)设置政策议程。

  
 

   大会的成果文件也应当为未来一段时间南南合作的政策讨论设置议程。

  
 

   目前来看,纠正政策讨论和实务发展的“错配”情形,以及设计南南合作的统计衡量方法是首当其冲的两个主要问题,大会应当予以特别关注。

  
 

   例如,关于统计,联合国今年将就相关问题启动一个工作组在专家层面进行磋商。 首脑会议可以就如何合理设定指标和统计方法先行提出一些指导性意见。 此外,南南合作发展的机遇挑战、未来发展方向、对世界经济和全球治理的影响和贡献、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可以发挥的作用等均是有意义的议题。

  
 

   自1955年以来,南南合作历经65年的发展,内容不断丰富,规模持续扩大,已经成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的一个重要支柱。 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独立和经济增长是南南合作得以不断发展的基础,同时,南南合作也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以及参与全球治理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

  
 

   在万隆会议65周年之际,坎帕拉大会应当延续万隆精神,从改善全球治理的角度继续推动南南合作,使其成为实现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重要引擎。

  
 

   (本文仅反映个人意见,不代表联合国及其成员国观点。 )。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